63到81岁的电竞老战士们:我在思考所以我不老

“你永远不知道生命的尽头会在何方”

去年早些时候,Monica Idenfors偶然发现了一则奇怪的广告。该广告招募有兴趣加入电子竞技团队的老年人,目标是参加瑞典Dreamhack数字艺术节的《反恐精英》比赛。对于刚刚退休的她,Idenfors认为这听起来像是一个“令人兴奋的机会”,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来消磨她退休空闲时间的好办法。她报名参加,并最终成为一个名为Silver Snipers(直译:银色狙击手)的电子竞技战队五名首发成员之一。

62岁的她是团队中最年轻的成员,而且所有队员都没有人玩过《反恐精英》,他们只有三个星期的时间进行训练及准备锦标赛——届时他们会与具有多年经验的职业选手对抗。

银色狙击手由联想赞助,联想表示其目标是扩大电子竞技的受众群体。该队由前《反恐精英》职业选手Tommy“Potti”Ingemarsson 执教,自从退役以来,他开始担任战队经理一职。

银色狙击手由联想及英特尔赞助

最近,他一直在指导学生和其他新人进入竞争性游戏领域。“Silver Snipers提供了一个机会,通过一个全新的人群来进一步理解这一概念,我们能让每个人,不论年龄,都乐在其中”Ingemarsson如是说到。

教练曾获得4次CPL世界冠军,3次CPL欧洲冠军,1次WCG世界冠军和其他赛事数不尽的冠军

三个星期的时间并不是十分充裕,尤其是针对完全没有经验的他们来说,因此更要抓紧时间:一开始他教授的都是比较基本的内容,例如:如何调整设置,如何正确瞄准,识别谁是你的对手等等,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们对训练的重视程度。

这群62岁到81岁的电竞选手十分认真对待斯德哥尔摩Inferno网络游戏中心的日常训练,并给他们的教练提一系列问题,一个人甚至打印出《反恐精英》的键盘布局,并带来打印件与队友分享,这样他们就可以记住游戏的控制。

“他们非常热衷于此”,Ingemarsson说。

比赛现场

他们还为自己起了各种有趣的玩家绰号:63岁的WanjaGodänge为自己起了“Knitting Knight”(针织骑士)的绰号,而81岁的Bertil Englund则以“Berra-Bang”(贝拉邦)为绰号。作为该组织的最年轻的哪一个,Idenfors决定起名为“青少年杀手”(Teen Slayer)。

作为一个暴力、硬核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,有些人可能认为《反恐精英》不是老年人选择电子竞技的最佳选择,但Ingemarsson认为它比其他流行的电竞游戏如《守望先锋》或《英雄联盟》更为直接。“它被归类为硬核游戏,”他说,“但如果你看一下顶级的电子竞技游戏,我认为反恐精英是最容易了解和明白玩法的游戏。”

战队成员数据

尽管他们热情高涨,但比赛并没有那么顺利。在面对拥有更多经验的战队的情况下,Silver Snipers在他们的两场比赛中不幸战败,尽管他们确实赢得了一轮比赛的小分。“针织骑士”甚至在一场对决中打出连续三个爆头,没有人能否认他们的努力和认真。

爆头后欢呼的Idenfors

虽然比赛结果有些不尽人意,但受到的回应仍然是十分积极的:Idenfors说,游戏社区的对她们的回应“非常积极和温暖”,而联想表示它已经获得了很多老年人的加入申请,甚至Idenfors的丈夫也说他现在想要玩《反恐先锋》。在该团队相对成功的首次亮相后,Ingemarsson计划开始在Inferno网络游戏中心里为感兴趣的老年人提供免费的每周课程。

至于Silver Snipers战队的今年的计划是变得更加认真,并可能在未来进入更多的游戏。Idenfors说,托了那个奇怪广告的福,她提升了一些其他的爱好的实力,她和他队友的聚会让她了解和开发了新的纸牌和麻将的打法。而学习如何在《反恐精英》中准确爆头也有助于她放松。“我有几天我感到沮丧或焦虑,但是当我在游戏时它们就不见了,”她说。“我感觉很好。”

锻炼计划

最后,也无需担心他们缺乏运动——作为一家专业的电子俱乐部,他们当然有完善的锻炼计划(虽然没那么激烈就是了),重要的是,正如战队官方网站所说的:年龄只是一个数字,笔者也在这里衷心祝愿他们的电竞之旅一路顺风。

改革春风吹满地,安利一个披着手游皮的JRPG
迷途之鸟,终将与地狱相遇——谈《命运之夜:天之杯》的创作心流
猛料解读!《蜘蛛侠:英雄远征》预告片全方位分解
机核 iOS 2.0 开始公测
中东军火商曾经看中了他的游戏,铃木裕机核对谈实录
导演知道自己在做多恶毒的事情吗?动画主角没必要让大家都喜欢,甚至性格也
《还愿》制作组赤烛游戏放出的“光明灯”许愿网站,背后到底在搞什么鬼?!
《神界(没原罪)》:东拼西凑的魅力
Copyright © 2008-2017 多拽网  闽ICP备12022933号-1  闽公网安备35052102000232号